分享:

新闻资讯

news

您的位置:首页 / 新闻资讯  /  项目新闻

项目新闻

一生痴绝处,无梦到徽州

日期:2017-11-01   来源:中国人民大学   点击:
      ---人大金融EMBA14班古徽州游学记



山绕清溪水绕城,
白云碧嶂画难成。
处处楼台藏野色,
家家灯火读书声。
 
        在中国有个地方叫江南,在江南吴头楚尾有个地方叫徽州。明代大戏曲家、文学家汤显祖的一句“一生痴绝处,无梦到徽州。”让世人对鼎盛时期的徽州产生了无限遐想。徽州钟灵毓秀,文化积淀深厚,人才辈出。宋元以来,徽州共建有书院260多所。据廖腾煃《海阳纪略·瞻云书院序》记载,“郡邑之有书院,自南唐始也”。宋元以来,徽州的书院迅速发展,成为全国书院最多的一个地区。徽州书院大都聘请饱学之士和有名学者主讲,以研究和学习儒家经典为主,造就了徽州儒商的文化。
        带着虔诚的求学之心,“一世班”开启了徽州的游学之旅。

 

        18日晚,一世班的同学们从全国各地汇聚与新安山庄园林酒店,东道主程雪翔同学一早便为大家贴心的准备好了手册、徽扇,以及黄山地图等礼物,让大家感受到了温暖的同学情谊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日渐微,步入山庄旁边的屯溪老街,徽墨、歙砚、徽漆;祁红、屯绿、黄山毛峰;还有品类繁多的各色小吃,一幅流动的“清明上课图”活色生香的展现在每一位置身其中的人儿。整条街道,清一色的褐红色麻石板蜿蜒伸展,首尾不有相望。户户雕刻着图案的门窗依旧挂落着岁月的沧桑,两旁的高墙白屋依旧是当年的模样,脱落的颜漆和腐朽的窗条,述说着陈年往事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 翌日,应黄山学院邀请,回到课堂。中国人民大学罗煜副教授为大家讲授《商业银行管理》。罗老师为我们剖析了工商银行,兴业银行,摩根大通,高盛等商业银行或者投资银行的资产负债结构,让我们了解到商业银行如何构成与运营。并从信用中介,支付结算,信用创造,金融服务四个方面的职能出发,解释了银行为什么会在,未来的发展趋势如何,让我们体会很深的是银行是如何通过信用中介的职能影响流动性,以及未来综合化经营发展的大大趋势。
最后罗老师通过讲述巴塞尔协议对于商业银行的监管角度出发,讲述了监管当局如何利用巴塞尔协议对于商业银行的运行进行管理,也让我们了解到了每一次的巴塞尔协议更新背后的故事以及意义。
通过学习罗老师的课程,让我们对于商业银行是什么,如何运行有了最基础的印象和概念,这是一次学习也是一次对于商业银行认识的开始。

 
 

 

 
        课后,周付春同学为大家分享了他在商海中的心路历程,及其带领其企业成长的感受,付春的分享让一世班的很多同学都找到了共鸣。可以说企业家们有着共同的特征,往往对于环境和条件的变化保持高度的警觉,善于从中识别赢利机会。
 

 

        傍晚,我们走进了徽州博物馆,以期更是深入的了解这座城的历史演变。古徽州 “一府六县”——歙、黟、休宁、婺源、祁门、绩溪。其风景秀丽,给人一种“人行明镜中,鸟度屏风里”的感觉。徽州商人是明清时期最杰出的商帮之一。他们敢为天下先,突破几千年来重农抑商的封建藩篱,勇敢地驰骋商海。他们的足迹遍布全国,甚至涉及海外,创造了“无徽不成镇”奇迹.同时也是徽文化的重要支点,是徽文化崛起和繁荣的坚实基础。徽州女人——与徽商成就密不可分的一群人。当徽商漂泊异乡,归无定期,正是她们默默在站在了徽商的身后,为他们解决一切后顾之忧,无怨无悔,从一而终。她们的勤劳、贤淑、聪慧和牺牲成就了徽商的辉煌岁月,她们的远见卓识孕育了文化大开的风气,她们的克己奉献铸成了一座座无言的丰碑。

 


 
        带着对历史的回味,师徒一行来到香茗大剧院观看歌舞《徽韵》,她既包含了四季变化的奇美黄山、董永七仙女的美丽爱情传说;又有解读历经风风雨雨、造就了“徽商”雄霸中国商界将近400年的历史原因;全剧共分五幕,每一幕相对独立,又互相关联。
 

 
 

 
        不忘初心,奉献爱心。次日,人大金融EMBA14班到黄山特校看望孩子们,美丽大方的方校长带领同学们参观了校园,介绍了老师与不同班级的学生情况。同学们被学堂的气氛所深深的感动,朗朗读书声环绕耳际。参观孩子们的书法、画作后,更是惊叹于他们的才华。当然,孩子们所有的成绩与笑容背后都是老师们辛劳的付出。
 





 
 
        特校的老师与孩子们还为一世班的同学献上了精彩的演出,动情的诗朗诵,精彩的小红军,还有时尚的模特表演。让每个人心中都感受到了朴实的热情与欢乐。
 


另特别感谢,尹春芬、王金蕾、杜成福同学代表一世班为特校捐赠了电脑、人大春秋长卷图等。






特校之后,奔赴”中国状元博物馆“。途径万安罗盘制作地点万安。




 
       “中国状元博物馆”坐落于“中国第一状元县”安徽省休宁县旧县衙遗址上,是目前唯一一家以展示状元文化为己任的,兼容中国传统文化与中华民俗于一体的综合性博物馆。


 
      礼义之邦的徽州文教昌盛,书院私塾遍布城乡,“十户之村,不废诵读书”。以理学大儒程颢、程颐、朱熹为代表的“先儒名贤比肩接踵”,老百姓中也是“肩圣贤而躬实践者”众多。文风的昌盛造就了徽州科举的赫赫成就,明清新科状元数,徽州位列全国前茅,成为我国历史上重要的英杰辈出之地,先后涌现了一大批思想家、学术家、教育家、科学家和艺术家,可谓群贤荟萃,众星闪烁。



 
        午后游宏村,漫步诗情画意的南湖,一幢幢青砖瓦舍跃动于涟漪之中,贯穿湖心的堤坝上拱桥如画,巷道曲径《藏龙卧虎》的镜中世界。
 


       南湖春晓,书院诵读,月沼风荷,牛肠水圳,双溪映碧,亭前古树,雷岗夕照,这些景色无不让同学们流连忘返。
 

 
        宏村之美,美在水中,一弯碧水,环绕着古村落,仿佛古城边上的护城河,守护着这个宁静的山村。宏村之美,亦美在徽派建筑,白墙黑瓦,鳞次栉比,马头墙翘角飞檐,高低错落。房屋倒映水中,水中便有了蓝天,有了白云,有了粉墙黛瓦,波光潋滟,疏影横斜。

 

 
        携手行走在幽深的小巷,不经意间,就会走入某个大户人间的宅院,门面并不张扬,但走进去,却别有洞天。乌黑的瓦片和纯白的高墙,透着古朴的格调;古老的窗棂,散发着陈旧的木香。砖木结构的铺面,精巧玲珑的楼阁、镂刻精美的花纹图案,每一个细节都是如此精细。一重重的院落,令人不自觉想到欧阳修的《蝶恋花》,“庭院深深深几许,杨柳堆烟,帘幕无重数”。
 

 

        傍晚时分奔赴黄山,路过塔川,飞檐翘角的古民居炊烟袅袅,层层叠叠,错落有致,远远望去,就好像一座宝塔矗立在山谷之中。一路上,绿意盎然的水田,远山如黛,夕韵悠然。不用上黄山,只一派田园风光已让人陶醉。 
        当地人说黄山远古的时候是一片汪洋,所以黄山的四个方向被称为东海、西海、北海、南海。也有人说,所谓“海”指的就是云海,黄山终年云霞万千,以天上之云海名地上之万物也不为过。 同学们乘缆车上山之时,便可看到白云分好几层缭绕在山间,最低处是幽谷中一缕缕淡淡的云气。山间白云如带,缓缓移动着,把一座座山峦,遮掩的若隐若现,若即若离。山峰被隐藏在云海之中,扑朔迷离。
 






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东道主)

        傍晚云雾四起,一世班全体下榻与黄山峰顶位于北海景区的狮林大酒店,店舍背依狮子峰,离云谷索道站仅1公里,步行仅需20分钟。距很多日出最佳观赏点仅十多分钟之遥。

 



 
      凌晨五点,黄山还在夜色中沉睡,同学们就已向始信峰进发。环首四顾,远处的山峦在飘逸的云雾中时隐时现。
 

        当红日穿出重重叠叠的云层之时,黄山陡峭的山峰涂上了一层金光,此时的始信峰巧石争艳,奇松林立,风姿独秀。相传,明代黄习远自云谷寺游至此峰,如入画境,似幻而真,方信黄山风景奇绝,并题名始信。后渐名传遐迩。登峰环顾,确有“岂有此理,说也不信;真正妙绝,到者方知”之感。
 

 
        早膳之后踏上归程,后山一路平缓,松林间有阵阵松涛和鸣,肺腑中有幽幽芳香弥漫。一行人慢慢地前行,静静地感悟和欣赏,轻松、惬意始终溢满心胸。
 

 
        沿着松林中的石级翻山越岭,一巨石如金鸡独立般点立于一石台之上,其势岌岌可危,好似大鹏从天外飞来,惊魂未定,又如仙桃透熟悬枝。耳畔想起古人咏叹飞来石的诗句来:“策杖游兹峰,怕上最高处。知尔是飞来,恐尔又飞去”。
 

 
        光明顶是黄山第二高峰,因为这里高旷开阔,日光照射久长,故名光明顶。我觉得这里应该是黄山风景中“秀”与“险”的分水岭。在此处,远眺可一见诸峰的巍峨,回首能再睹苍松的俊秀。再往前是鳌鱼驮金龟的奇观,黄山的险峻从过鳌鱼洞起就拉开了序幕。
        一线天道路崎岖,险象环生,每一级台阶都超过膝盖,而间隙只够一个人,无论是上山还是下山,必须时时小心、步步设防,而且得四肢并用,躬身蛇行,稍有不慎,后果可想而知。
 


(互相帮助团结友爱的一世家人)




(互相帮助团结友爱的一世家人)




 
         再一路前行便到了玉屏楼,玉屏山颠有形似睡美人的奇石和陪客松、送客松等名松,但最夺人眼球的的还是迎客松,迎客松挺立于玉屏峰东侧、文殊院之上,破石而生,翠叶如盖。树首微颔,如慈祥的老者向四方来宾点头致意,正阳面双枝托出,似好客的主人正热情洋溢地展臂迎客。
 

 
        和迎客松合影道别,依依不舍地坐玉屏索道下山。从玉屏索道到山脚慈光阁,我们抓住机会从缆车窗口尽情地观赏壁立千仞的玉屏翡翠,便是黄山之旅的精彩尾声。
 

 
        回到城内夜幕已降临,漫步黎阳in巷,再次回归徽州慢生活。“新安江水碧悠悠,两岸人家散若舟。几夜屯溪桥下梦,断肠春色似扬州。”相对隔桥的屯溪老街,黎阳in巷是另一种风景。古韵与小资交织着,甚是好看。同学们寻觅一家小店,把欢歌笑语留在了五彩斑斓的in巷夜晚。
 

 




 
        时光飞逝,转眼到了游学最后一日。一世班重走徽杭古道,体会当年徽商跋涉之艰辛。徽杭古道,发源于千余年前的徽商出走必由之路,它记录着胡宗宪、胡雪岩、胡适当年第一次踏出徽州山间的步履,也见证了北上抗日红军队伍及江南游击队艰难的足迹。
        古徽州由于地区多山、地窄人稠的生存缺陷,注定了徽州人自东晋以来便要向外部世界拓展生机。因田瘠产薄而另谋他路、直至成为中国经济史上一道浓墨重彩,徽商实现了雄踞中国三百余年事业的辉煌,成为中国封建社会经济发展史上的一大奇迹。
        此次一世班重走古徽商路,路崎而力雄,足难而感丰。是对徽商精神的一次朝圣,也是对徽商气质的一场浸润。
 






(行走徽行古道的勇士们)
 
        四天的移动课堂匆匆而过,一世班的同学们跋涉于山水,徜徉于美景。与古人对话,和今人交流。在这里,信步走进一个村落,就会翻动一页历史;随处踩动一块石头,就会触动一个朝代。徽风皖韵,停泊在每一片黛瓦翘角飞檐上;古风遗迹,洒落于每一寸江南烟水纤陌中。
         一世徽州行,是为记。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世班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7年10月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/武天瞳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图片提供/程雪翔、潘彦田、董巍、姜一鸣、林吉坤、姜凯、何铃铃(排名不分先后)